焊接管公司总资产9,环保部仍然没有公布全国钢铁企业的名单及排放情况

就在上周北京市政府决定将主动公开包括公共环境核查审批等12类政府敏感信息后,昨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微博上获悉,北京市环交所总经理梅德文等多位环保业专家转发支持了天津绿领民间公益环保组织成员董剑向环保部提出公开我国9.7亿吨钢铁企业名单及排放情况的申请。  据悉,目前钢铁仍是我国大气污染主要来源之一,钢铁企业偷排漏排现象较严重,产能过剩、落后产能淘汰缓慢等问题突出。去年7月曾有媒体报道,环保部污染排放总量控制司司长刘炳江明确表示,钢铁行业因缺乏有效监管,对大气的污染非常严重,钢铁行业将成为继电力行业后环保部“十二五”期间整治的重点,目前环保部已全部掌握全国9.7亿吨钢铁企业名单、排放情况,环保部将逐一针对每一个企业进行总量减排核查,对于限制和拆除污染防治措施、对关闭或者让污染防治措施不正常运行的行为将从重处罚。  不过,有专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一年多后的如今,环保部仍然没有公布全国钢铁企业的名单及排放情况,环保检查人员力量有限不可能时刻紧盯一家企业,而民众又不清楚各地钢铁企业分布和排放情况,也无法形成有效的监管力量。

久立特材13日发布公告称,第三届董事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注销全资子公司湖州久立不锈钢焊接管有限公司的议案》,同意注销湖州久立不锈钢焊接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焊接管公司”)。  截至2013年12月31日,焊接管公司总资产9,142.16万元,净资产8,874.46万元,营业收入5,237.63万元,净利润320.56万元。

“大国大时代——中国经济报告会”之“七月谈:直面矛盾中国经济转型如何突围?”于近日在北京举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在做主题发言是表示,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表示:靠投资来拉动经济,面临的问题是产能过剩。现在中国钢铁生产能力10亿多吨,去年生产了7亿7千八百多吨。钢铁利润一路下降,利润最低的时候,每吨只能赚4毛3分钱。产能过剩已经繁衍到所谓的信息领域、光能产业。  姚景源指出,我们整个工业还是处在国际经济的下游,缺少核心技术,缺少创造。全世界的手机大多数都是在中国生产,可是在中国生产的苹果手机的利润,美国拿到49%,日本拿到30%,韩国拿到11%,剩下我们有多少呢?3.63%。所以中国的经济大而不强。  现在中国的农村还有四千万老人五千万留守妇女,六千万留守儿童,四加五加六一亿五千万,所以可见我们的农业开始渐渐没落。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中国的改革开放我们如果从1978年算起,已经走过36年了。36年前,我们当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3645亿,在1978年,我们全国城市年均的年收入只有430元,而农民那时候一年的收入只有133元,应当讲这三十年来,我们中国经济取得了伟大的辉煌成就,到了今天我觉得我们一方面要看到这伟大辉煌的成就;另外一方面,我们还是要看到,三十多年我们累计了更多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这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比如现在的生产方式,结构不合理、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突出。我们的差距扩大,我们的资源与环境不堪重负,那么显然大家知道,我们要想解决这些深层次的矛盾问题,我们的根本途径在哪,就是转方式,调结构就是让中国经济转型,那么,怎么来看这个转方式调结构中国方式转型呢?  我先简单讲一下,我们的增长方式和结构究竟是什么问题?你可以从三个角度看,第一个就是生产角度,就是一产、二产、三产,中国经济一产、二产、三产现在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第一产业就是农业,尽管我们粮食十年丰收,去年粮食总产量达到1亿两千万斤,但是,我们进口粮食还是超过七千万吨,大家知道,总书记讲,我们十三亿人口饭碗都端在自己手里,这不单单是我们国家的国家安全问题,而且从实际上讲,全世界也养活不了我们十三亿人,我举一个大胆的例子,现在世界一年大米的销售量是3800万吨到3900万吨,而我们中国一年大米的销售量是1.4亿吨,也就是把全世界大米的贸易量都达到中国,也仅仅能够满足我们中国人大米销售量的三分之一越高一点,那么我们现在一方面经济方面在减少人口是在增加,所以中国的农业,还是极其薄弱的。  在这里我再讲一个最容易让人记住的数据就是四五六,现在中国的农村还有四千万老人五千万留守妇女,六千万留守儿童,四加五加六一亿五千万,所以可见我们的农业开始渐渐而落,而我们的工业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的工业应该讲是大而不强,中国的工业确实很大,按照联合国部署要求的,全世界各个国家都要统计的重要工业产品,现在我们已经有281种产量世界第一,去年中国设备产量在世界60%,造船40%,集团的产量占世界集团总产量38%,汽车占25%。1978年的时候,当时年产量只有14万九千量,去年是2218万辆,但是我们大而不强。  我们整个工业还是处在国际经济的下游,我举一个例子,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我们这个中国现在的数量,全世界有70亿人,扣掉中国13亿还剩57亿,现在,我们每年塑料出口的数量是每个月57亿,每人每年平均做3000万吨,再加一双鞋,过去我们自己穿衣服不知道,现在每年给全世界每人3.6万亿,了不得,但是我讲过我们既骄傲我们又脸红,为什么?  我们的工业领域还缺少核心技术,缺少创造。全世界的手机大多数都是在中国生产,可是在中国生产的苹果手机的利润,美国拿到49%,日本拿到30%,韩国拿到11%,剩下我们有多少呢?3.63%。所以中国的经济大而不强。大家可以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在两个院士大会上讲,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创新创新再创新。我们第三产业是什么问题呢?我们国家第三产业在整个国民经济比重中占46%,如果和美国的80%比,我们接近低一小半;全世界平均水平都算进去是60%,我们现在比全世界平均水平还低了14个百分点。第三个产业比重如此之低,他直接影响民生,而且他能够保障我们中国就业的结构调整,这是生产角度看,从需求角度看,就是说我们经济增长,我们过去长时间我们依赖出口依赖投资,对世界经济的依赖度过高,所以大家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到零八年零九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就是整个世界经济出问题,发达国家一有病我们这里就受影响,我们中国经济一直处于世界经济波动的深刻影响当中。  我们靠投资来拉动经济,大量投入地盖来盖去,盖到今天,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产能过剩。现在中国钢铁生产能力10亿多吨,去年生产了7亿7千八百多吨。钢铁的的利润是一路下降,去年利润最低的时候,每吨只能赚4毛3分钱。我们这些产能过剩的行业领域,问题不是在缓解,而是在加剧。  比如说钢铁,今年4月份我们日产225万吨,这是历史最高水平。我们去年水泥上了50条生产线。这50条生产线要是按生产能力,中国生产还能生产一亿吨,现在呢,不但是钢铁、水泥,这些个传统产业产能过剩,已经繁衍到所谓的信息领域,功率发电,现在做产能,也是钱接近三分之一,然后光能产业,大家知道光能产业在2010年的时候,在全行业毛利率达到30%,现在已经是困难,那么,显然化解产能过剩这是摆在我们面前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  党中央国务院一再讲,转型升级调结构最重要的,是消费能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但是我们回过头来看,消费占整个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三十年前占到52%,十年前42.2%,去年36.2%。这就是说,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是在逐渐下降,这种状况,也导致我们的产能过剩。所以大家可以理解,为什么党的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产能发展要和国民经济增长同步。显然,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这种不平衡不协调的状况不可持续。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增长,依赖的是物质资源的投入。  我们自身的资源使得我们难以支撑这种粗粗矿的生产,所以我们现在知道,我们有相当重要的国际要素依靠市场,我们的石油要靠进口,铁矿石一多半要靠进口,我们现在单位能耗是世界经济水平的2.2倍,比日本更高。那么,显然这种状况就导致我们资源难以可持续的去支撑我们这种增长方式,而我们的环境大家都知道,比如雾霾,北京去年那是一月份,现在中国环境已经是整个华北、东北、华东、华南,中国的都存在严重的雾霾,我是讲这种资源环境,它不可持续。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必须要转方式、调结构。转方式、调结构应当讲我们讲了十几年,为什么还把它作为一主题呢?是因为十几年来转方式、调结构的成果还是不如人意,那么我们转方式的难点在哪里呢?我觉得,一定要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只有发挥市场上的这种决定性作用,把转方式调结构交给市场,让市场能够真正成为我们转方式调结构的根本力量、绝对力量,那么我们经济转型才会有一个根本的、强大的动力。  第二、要打破地方保护主义,我刚才讲产能过胜增加方式粗犷的问题,个别地方还在加剧,为什么呢?就是说,我们一些地方为了招商引资,他就采取了一些不公平的措施,一些土政策,比如说你到我这来投资,我不管你是什么状况,你要投资,我给你免水,突然不要钱,我们拨款等等,一系列的章法他都迫害了市场机制。是这种地方保护主义,大家按照自己的方式调结构,这是偏袒。  第三点,我觉得中国经济转型主角、经济转型调结构转方式的主角,是企业,我们应该把转方式调结构这种艰巨重担交给企业。我们强调中国经济的产业升级,要发挥市场上的绝对性作用,要打破地方保护主义,要废除各种各样的土政策。要减少政府对转方式调结构的不断干预,要让企业成为调结构转方式的一个主角,政府要做好他应该做的事。发挥他的积极作用。政府在经济转型上还应当做什么?就是我们政府要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法律环境,经济环境舆论,文化环境,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就能够取得良好的成就,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