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印刷公司为传媒公司印刷某报纸封套和周刊,但其生产工序中包括烫印过程

行业博物馆是博物馆的重要组成部分物资行情。为庆祝祖国60华诞,北京地区的行业博物馆根据各自行业的特点,也准备了一系列反映本行业发展和成就的展览和活动。

“酒瓶盖上的注册商标和企业名称是通过烫印工序印制到酒瓶盖上的,和酒瓶盖生产是一体的。”在接受执法人员检查时,某酒瓶盖生产厂家的负责人这样说。其实,这是一起典型的违法生产事件,因为按照国家《印刷业管理条例》第七条和《商标印制管理办法》第七条、第九条的规定,这种情况属于未取得印刷许可证从事印刷经营及未建立商标印制档案的行为。换言之,该企业生产酒瓶盖没有问题,但是在酒瓶盖上印刷产品商标和名称等内容,就必须取得印刷许可证。根据《印刷业管理条例》第三十四条和《商标印制管理办法》第十一条的有关规定,执法人员对当事人处罚进行处罚。
像上述这种案例在日常的执法检查中很容易被执法人员忽视。一般意义上讲,只关注瓶盖的加工过程,而忽略了最后这个烫印的过程。而生产厂家也认为,此行为就包含在瓶盖生产过程中,无需取得《印刷经营许可证》,但其生产工序中包括烫印过程,而附着在酒瓶盖上的企业的注册商标及企业名称都是通过这个工序来完成,最终呈现在消费者眼前,因此按照《印刷业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理应取得《印刷经营许可证》后方可生产。同时,烫印注册商标的过程理应按照《商标印制管理办法》进行台帐登记和归档,而该企业均未按照规定来生产经营。

近日,北京市门头沟区法院审结一起因委托印刷报纸引发的承揽合同纠纷案,法院最终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被告给付欠款170余万元并承担违约责任。

其中,中国印刷博物馆等行业博物馆也将于国庆期间推出反映印刷业发展成就的展览和活动,与观众共同见证印刷业和祖国60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

2007年2月,某印刷公司与某传媒公司签订了委托加工合同,约定印刷公司为传媒公司印刷某报纸封套和周刊。合同签订后,印刷公司履行了印刷义务。2008年7月,传媒公司向印刷公司出具了还款承诺函,确认欠印刷款近200万元。但传媒公司在还款20万元后即拒绝还款,故印刷公司将传媒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传媒公司承担还款义务及违约责任。

庭审中,传媒公司辩称,传媒公司只是代理报刊印制的具体工作而非出版单位,根据《出版管理条例》规定,传媒公司没有出版印刷报纸的资格,故委托合同因违反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只同意给付欠款,不同意承担违约责任。

法院认为,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而导致合同无效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出版管理条例》虽然规定印刷单位不得接受非出版单位的委托印刷报纸、期刊、图书,但并未规定印刷单位接受非出版单位的委托印刷报纸将导致合同无效的法律后果。而本案中,印刷公司与传媒公司签订的委托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传媒公司虽然不是出版单位,但没有证据证明作为印刷标的物的报纸封套和周刊为禁止出版物,故双方的委托、受托行为违反的并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委托合同应当有效。传媒公司未履行合同约定义务及承诺还款义务已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故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