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威集团的发展思路是通过产品由低附加值的钢铁升级到,由于伪造出货单发货的公司以及主要犯罪嫌疑人都在上海

记者从浙江永康警方获悉,近日该局抓获了一个诈骗团伙,其共实施诈骗犯案40余起,涉案金额近60万元,逮捕犯罪嫌疑人20余名。  4月11日,浙江永康公安局石柱派出所接到受害人孙某报案称,其向上海某企业购买钢材时,发现实际收到的钢材数量少于出货单上的数量,被对方以伪造虚假数量出货单的形式诈骗,多付了货款1万元。  接到孙某报案后,石柱派出所开展侦查,发现该企业利用类似的诈骗手段已作案多起。然而,由于伪造出货单发货的公司以及主要犯罪嫌疑人都在上海,而且涉案企业较多,永康警方专门奔赴上海。  4月15日上午,在上海警方协助下,永康公安成功抓获了涉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黄某某、施某某等人,并缴获几十本账本、合同等涉案物品。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黄某某,永康人,35岁。2012年年初,黄某某在上海注册成立公司,主要经营钢材买卖生意,业务范围包括上海、江苏和浙江三个地区。平时,该公司主要通过接线员与需要钢材的企业电话洽谈。在双方签订合同后,买家便会根据合同上的钢材数量付款。  不过,每每黄某某都会将实际发货的钢材数量谎报。比如,客户所需的钢材平均每卷重约24吨,黄某某就以22吨的钢材慌报24吨,每卷抛高两吨牟利。  据黄某交代,由于钢材市场竞争激烈,为留住客户,会以低于同行的价格卖钢材,暗地里便通过伪造出库单抛高重量来牟取暴利。  之后,她联系物流公司的货车司机吕某、谢某、黄某等人,以小额回报为诱饵,诱惑司机协助他们犯罪。  “如果事情办成功了,老板给我们的运费就以抛高重量计算,我们也能多赚取运费。”货车司机说,这都是一时利欲熏心惹的祸。  据查明,犯罪嫌疑人黄某某自创办公司以来,以虚高出货单进行报账的手段共实施诈骗犯案40余起,涉案金额近60万元,截止现在已逮捕犯罪嫌疑人20余名。  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不同于几近破产的海鑫钢铁,富二代的继承人不思钢铁主业二是醉心各种花哨的投资。川威集团的发展思路是通过产品由低附加值的钢铁升级到”钒钛“、并进行多元化投资,为何依然陷入窘境?扩张过快、忽略周期性波动风险和现金管理,这些民营企业的通病在川威身上暴露无遗。  跌落富豪榜的矿业大佬王劲。  川威集团董事长王劲没想到,逆转来得如此之快。  5月23日,刚刚度过16周年庆的川威集团举行了各类庆祝活动,还邀请了一些重要的省级官方媒体报道转型思路。仅仅一个多月后,川威却面临资金紧绷、供应商等催债、银行收贷、被迫部分停产的局面,不得已求助当地政府,进入了司法重整。  从“千亿川威“到司法重整。川威集团的故事,是中国民营钢铁行业转型过程中一个戏剧化的样板。  从巅峰到谷底  王劲凭借钢铁起家的川威集团,2009年胡润矿业富豪榜上登上了第26名。在国家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下,房地产等固定资产投资迎来一波新高潮,作为四川省内江市扶植的民企,川威集团也顺理成章的搭上了这班车。  2008年,川威集团提出实现由“钢铁”向“钒钛”转型,并且酝酿“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项目”,这个项目被列为属全省50个重大产业项目,银行贷款纷涌而至。  从2010年开始平场建设,到2012年点火投产,该项目及配套一共投资了130亿,而到2012年末,川威集团的总资产才405亿元。就是这个项目,吸引了大量资源和银行贷款,也为今年直转急下的形势埋下了隐患。  2013年,川威集团可以说到了历史上的巅峰。川威集团被明确为四川省全省重点培育发展的5个千亿企业之一。根据“千亿川威”的发展计划,川威还正准备启动钒电池、钒氮合金、高钒铁、液化天然气、陶瓷园等项目;而在设计的还有西部新型钢结构研发制造基地项目、渤商西部物流中心等项目等。  为此,内江市特别设立了“川威办”,以加快推进各项项目建设。2013年3月,川威集团搬进了川威大厦,一座位于成都高新区繁华地段的甲级写字楼。  此处最是风光无限。  然而,也就是从2013年起,宏观形势和行情发生了变化,产品不像以往那样可以顺利销售回款,过多的项目占用了大量的资源和现金流,加之银行信贷到期催收,川威集团似乎措不及防。  据媒体报道,川威集团旗下最大子公司,以钒资源利用为主业的成渝钒钛在修建新区时贷款100多亿,债务重,导致财务费用高,还贷压力剧增,引起资金紧张,加上行业不景气,经营利润下降,最终导致公司重组。  “川威的钢铁每年400-500万吨,规模中等。造成资金紧张主要原因一是前几年扩张过快,二是银行惜贷、收贷。三是现在投的项目,有的是还没有建成投产,有的是行情不好不太盈利。”行业分析师对新浪财经表示。  司法重整
川威进入托管模式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在面临资金紧绷、供应商等催债、银行收贷、被迫部分停产的局面下,川威不得已求助当地政府,进入了司法重整阶段。  2014年7月3日下午,内江市委副书记、市长杨松柏,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周勇在连界主持召开川威集团成渝钒钛科技公司干部大会,宣布实施“司法重整”。强调川威集团是有竞争力的企业,现在主要困难是银行融资成本过高,转贷过频,以及部分银行收贷。希望大家树立信心。  目前,内江市已经成立由杨松柏市长任组长的工作组进驻川威集团,下设生产、维稳等四个小组。川威集团现已交由政府组建第三方平台组织生产,自7月4日起两座小高炉继续生产,40天后再作调整,资金专项运转由内江检察院监察。  当地银监局已批准所有银行贷款按基准利率挂账计息,不容许收贷,已收贷的应该继续支持川威发展。川威主要融资银行中行、民生已在前述会议上宣布加大对川威集团的支持力度,将在近期各追加约10亿支持生产。  对客户欠款暂缓支付,三个月后逐步安排。省内诉讼指定由内江中院管辖。对以暴力等方式阻扰、破坏生产的,由公检法机关依法处置。  种种措施,只能让面临追债的川威集团暂时得以喘息。现在的川威,产品涉及钒产品、钒钛钢铁、水泥、矿业、物流、贸易、房地产等诸多领域,摊子铺得广而杂。未来如果没有深层次的措施,或许又会重蹈海鑫钢铁的覆辙、濒临破产重整。  盲目扩张谁之过?  不同于几近破产的海鑫钢铁,富二代的继承人不思钢铁主业二是醉心各种花哨的投资。川威集团的发展思路是通过产品由低附加值的钢铁升级到”钒钛“、并进行多元化投资,为何依然陷入窘境?扩张过快、忽略周期性波动风险和现金管理,这些民营企业的通病在川威身上暴露无遗。  就在钒钛综合利用项目获得政府重视、银行贷款之后,荣誉、关怀、贷款,就像一股股涌来的大风,把川威集团吹上了风光无限的高空,在转型的号角声中,大把撒钱,投资向水一样流向水泥、矿业、物流乃至房地产等众多领域,然而风戛然而至,它只得重重的跌落。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对企业盲目扩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影响。从内江日报一篇报道中,可以看到内江市政府对打造”千亿川威“的态度甚至狂热,里面写道:“一要咬定目标不放松……围绕这一目标,一批重大项目顺利实施,各项重点工作有效推进,越听越有信心、越看越有希望。”  最后,国家的政策导向变化也造成了企业周期波动加剧。2009年,国家实施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众多资金流向了钢铁水泥等产业,而近两年货币投放收紧,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循环,在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导向下银行对这些产业惜贷,而民间借贷成本飙升,加大了企业融资的成本和难度。  分析师指出,目前川威集团当务之急还是解决资金问题。比如通过司法重整,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投资者,或者卖掉一些资产,盘活变现。“国外不少百年企业都有这种应对周期性波动的经验,在底部来临之前就开始瘦身、剔除非核心资产,即使赔钱也要处置。应该借鉴这些经验。”  今年4月,中民投也选中川威集团作为其投资兼并钢铁行业的平台之一,然而随着川威集团陷入困境,中民投是否还有合作意向仍然难料。但是与中民投一脉相承的民生银行已经同意继续给川威融资助其渡过难关,由此业内人士猜测中民投可能仍将介入。  此前,被中民投选中做整合平台的方大集团、德龙钢铁集团、建龙集团和川威集团这四家民营钢铁企业中,包括方大和川威最近都分别陷入不同的困境。方大集团创始人方威最近被罢免了全国人大代表一职。

今年上半年,面对严峻的钢铁市场形势,河北钢铁石钢公司确定了以提升企业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为主线,坚持“一切以市场为导向、一切以客户为中心、一切为客户提升价值”的工作方针,认真做好目标市场和目标客户的分析研究,强化市场营销和技术营销,以控低(价)增高(价)、控劣增优、控散(零散)增集(集中)为原则,确保有连续稳定优势的、创效能力强的产品比例逐步提升。  石钢公司将产品分为支撑产品、优势产品、高端产品三大类,提出要在支撑产品保持稳定的基础上,积极增加优势产品,有计划地开发高端产品。不断扩大订单、客户范围,提高优势创效产品比例,扩大高端产品市场份额。为此,公司在销售、技术、生产等方面建立三位一体的攻关组,加强组织,集中力量,力求快速突破。上半年以来,先后开展公司级品种结构调整攻关项目28项,在市场形势不断恶化的情况下,实现高价位产品销量20.2万吨,比去年同期增加3.5万吨,实现潜能产品销量4万吨,比去年同期增加2.36万吨。同时,石钢上半年共开发产品新牌号22个,累计实现销量1.8万吨,累计创效1100余万元。此外,公司通过多部门协同攻关,2014年上半年通过了3家国内知名企业和德国、韩国、泰国、日本4家跨国名企共计7家国内外知名企业的二方认证,有力提升了石钢品牌知名度和产品质量档次,为高端产品开发和增量打下坚实的基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