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生产的力纶(纤维品牌)产品已与国内一些家纺企业合作,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羊毛产品加工国

“每年1000万元的循环贷款,有效解决了我们地毯厂的资金链短缺问题。”5月28日,新疆帕尔拉克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沙汀对记者说。  该公司2009年起开始做地毯厂项目,银行每年的循环贷款给该企业注入了强大发展动力。  自去年起,国家和自治区把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和短平快项目作为做好新疆工作的重大部署予以推动,我区金融机构围绕这一中心工作向总行申请加大贷款额度、制定差异化信贷政策、成立纺织服装产业就业领导小组,大量信贷资金如甘霖雨露洒向这片希望的热土。但不可否认,一些中小微企业和纺织服装企业“贷款难”问题依然突出。记者王永飞    差别化信贷政策结硕果  5月28日,一场金企对接会在新疆会展中心举办。签约会上,15家金融机构分别与16家纺织服装企业及“短平快”项目企业签署了融资协议。46亿元信贷资金将再次流向这片希望的热土,促进纺织服装和短平快项目在天山南北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带动就业,促进提升人民福祉。  去年以来,为加大信贷对纺织服装产业的支持力度,自治区各金融监管部门纷纷出实招、狠招,加大对各金融机构的引导力度。  自治区金融办报请自治区人民政府研究出台《关于金融支持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的意见》,从制度上保障金融对纺织服装产业的支持力度。此外,还组织各主要金融机构负责人赴阿克苏纺织工业园区实地调研并召开金融支持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座谈会,实地解决企业资金难题。  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成立支持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领导小组,建立纺织服装产业专项统计监测制度,积极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纺织服装产业的信贷投放。  新疆银监局出台支持纺织服装业发展的差异化监管政策,在疆银行分支机构积极在权限内实施差别化的信贷策略。中信银行乌鲁木齐分行拟向总行申请3亿-5亿元专项信贷规模用于纺织服装业;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明确对纺织服装类小微企业给予10%—20%的利率优惠;国家开发银行新疆分行给予阿克苏纺织城工业园区污水处理中长期项目1.5亿元授信额度。  各金融机构还创新信贷产品,以园区为重点支持上下流纺织产业。建行新疆分行利用具有联贷联保性质的“商盟贷”产品为新疆壹俐绮服饰、新疆铭重制衣等6家小微企业累计发放2040万元贷款,有效支持了民族特色服装企业的发展;农行新疆分行结合纺织行业客户资金周转规律和特点,尝试对现有的信贷产品,如“流动资金贷款+国内保理”进行组合创新,满足客户在原料收购、生产加工、产品销售等环节的资金需求。  截至2015年4月末,我区纺织服装企业贷款余额59.9亿元,约占到全区纺织服装产业固定资产投资的二分之一。截至2014年末,新疆小微企业贷款专营团队达19个,小微企业信贷产品达到116个,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546亿元。   融资难问题仍然较突出  尽管自治区各金融机构纷纷出台一系列支持政策,但在新疆宇华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荣青看来,还是有点“雷声大、雨点小”。  他反映,作为从河南招商而来的一家纺织服装企业,尽管从2014年1月该公司已经成立,但至今仍然没有从新疆融到一笔资金,公司所需运转资金均是从位于河南的总公司获得。  对此问题,新疆一大型金融机构有关部门负责人认为:新疆发展好的纺织服装企业多是从内地迁移而来,并且都是项目公司,除了项目之外,没有任何抵质押产品,放贷需要到内地总公司考察,这显然要放慢放贷速度。“就像一个陌生人,你对他什么都不了解,怎么敢借钱给他?总要有一个认识了解的过程。而对于一个你非常了解的邻居,则不必有这些顾虑。这并不是办事效率低,也不是歧视外地企业。”他无奈地说。  在这次金企对接会上,“我区小微企业特别是纺织服装企业和‘短平快’项目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然比较突出”也成为共识。金融产品、业务、审批流程等还不能满足企业“短、小、频、急”等融资需求;担保、信用、信息等中介服务体系发育不足;因受一些纺织服装企业出现不良风险影响,部分金融机构和人员对支持纺织服装产业和中小微企业顾虑较多。  融资担保体系建设仍不完善也是原因之一。总体看,新疆融资担保机构规模小、担保能力弱、担保放大倍数低、风险补偿机制不完善等问题仍然突出,同时我区银行机构对融资性担保机构业务准入条件过高,担保增信服务作用未能完全发挥出来。  沙汀认为,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和短平快项目融资方式过于单一,“我们只有贷款这一种融资方式,希望开辟贷款之外的其他融资方式,比如私募债、企业债等,我们还希望加大对固定资产投资等大型资金、长期资金的支持力度。”  拓展多元化融资渠道  对于外地迁入企业缺乏抵质押物问题,新疆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苏宁建议:一是企业要多多采用融资租赁的方式解决资金短缺问题,由于设备所有权在租赁期归租赁公司,这种方式相对于银行贷款程序就要简单和快捷许多;二是要充分利用产业链融资,纺织服装企业可以把自己与下游企业签订的购销合同和下游企业缴纳的保证金质押到银行,从而获得贷款支持;三是要多采用PPP模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纺织服装产业的项目建设。  “要强化担保公司的作用,他们有一套调查的完备程序,更专业。他们的加入将大大节约银行到内地做市场点差的时间,加快放贷进度。”一金融机构有关部门负责人说。  “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应该成立担保基金,支持新疆特色产业、中小企业、高科技企业的发展。”苏宁说。  来自自治区金融办的资料显示,今年我区将努力扩大债券融资规模。进一步深化与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的合作,充分利用企业进入银行间市场融资的“绿色通道”,使企业能便捷运用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中小企业集合票据等债务工具融资,力争每年银行间债券融资有新的突破;会同发改委、经信委、新疆证监局等部门,健全完善服务机制,指导纺织服装企业发行企业债、公司债、集合债券、私募债等,创造条件使企业能顺利融资。  今后,自治区金融机构业将继续加大对纺织服装产业的支持力度,根据发展纺织服装产业的信贷需求,力争2018年贷款余额达到500亿元以上,到2023年贷款余额达到1000亿元以上。  同时,金融机构有关部门负责人呼吁纺织服装企业:“打铁还需自身硬。纺织服装企业要到银行贷款前要把功课做扎实,把项目有关土地审批、市场开拓等基础性工作落实到位后,才到银行贷款,会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提高借贷效率。”

受全球经济发展整体放缓、羊毛制品市场需求不足影响,当前我国毛纺行业步入转方式、调结构、稳增长的关键时期,长久以来曾经作为行业发展重要支撑动力的外贸发展势头放缓,毛纺产品内销份额亟待提升。如何向广大消费者传递与沟通毛纺产品的优越性能,如何在全球化市场发展及我国消费市场份额不断提高的大背景下不断提升我国毛纺产业竞争力,已成为当务之急———“不要忘记羊毛的优势。”在日前召开的第84届国际毛纺大会上,业内人士的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羊毛是人类在纺织史上最早利用的天然纤维之一,经过千年的传承与改造,目前以羊毛制品为主的毛纺产业已成为纺织工业重要细分领域之一。从全球范围来看,毛纺产业存在一定程度的萎缩,发展面临诸多挑战。在经济下行、新型面料替代等因素的影响下,我国毛纺产业进入转方式、调结构、稳增长的关键时期,行业整体面临诸多挑战和机遇,转型创新迫在眉睫。产业发展面临挑战目前,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羊毛产品加工国和羊毛消费国,全球35%的羊毛在我国加工,18%的羊毛产品在我国消费。“自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羊毛产品加工国。”据中国毛纺织行业协会会长黄淑媛介绍,近年来,我国毛纺产业得到快速发展,市场化改革为行业崛起注入了生机和活力,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也为行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结构调整促进了行业国际竞争力的稳步提高。在全球毛纺产业整体发展放缓的情况下,2014年我国毛纺产业努力克服成本、环保、资金压力等不利因素,转方式、调结构,实现了平稳发展。统计显示,2014年我国毛纺原料与制品出口总额135.03亿美元,同比增长7.68%,增幅较上年同期上升5.34个百分点;毛针织服装总计出口达1.33亿件,同比增长16.44%,增速较上年同期上升11.60个百分点;毛线产量40.56万吨,同比增长4.21%,较上年同比增速上升6.46个百分点;毛纺产品对欧盟、美国市场的表现相对突出,出口总额同比分别增长7.66%和13.58%,增幅分别比上年提高0.51个和10.60个百分点。值得关注的是,受制于全球经济发展整体放缓、羊毛制品消费市场需求不足,羊毛产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萎缩也对我国毛纺产业带来了冲击。由于澳大利亚等主要羊毛原料生产国产量不断下降,羊毛产量已处于历史低点;其他新型原料的替代不断加速,导致羊毛产品的市场份额开始不断缩水。同时,由于羊毛产品仍然存在价格偏高、不易护理等问题,让消费者尤其是年轻消费者望而却步。“当前,我国毛纺产业步入转方式、调结构、稳增长的关键时期,长久以来曾经作为行业发展重要支撑动力的外贸发展势头放缓,毛纺产品内销亟待提升。如何向广大消费者传递与沟通毛纺产品的优越性能?如何在全球化市场发展及我国消费市场份额不断提高的大背景下不断提升毛纺产业竞争力?这些问题都需要充分探讨。”黄淑媛说。着力创新加快升级当前,全球毛纺产业整体面临挑战,我国毛纺产业也进入转方式、调结构、稳增长的关键时期,必须进一步加强创新驱动,加快转型升级,实现可持续发展。“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我国仍将是羊毛的重要生产加工国,羊毛纤维的使用总量仍呈上升趋势;我国羊毛产品的设计能力、时尚水平正在快速提升,在国际时尚领域已占有一席之地;我国对羊毛纤维、纱线、面料及服装的加工技术正在向智能化、信息化方向发展,产品向高端化方向升级。”中国毛纺织行业协会副会长、山东如意科技集团董事长邱亚夫说。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认为,在未来发展中,我国毛纺产业需要重点把握3个方向,一是加快提升行业整体创新能力,二是加强节能减排与资源利用,三是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未来10年到20年,我国将处于向工业4.0转型升级的新阶段,产业体系转型升级仍然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在互联网创新思维的引导下,毛纺织工业的发展要积极适应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新变化,充分挖掘羊毛高品质、高品位的优势。”王天凯说。“目前,我国毛纺织行业正处于从生产加工环节转向实施品牌战略、直面国际竞争的战略选择阶段。”黄淑媛认为,毛纺行业要向依靠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和以人才为第一资源的方式发展;向国内国际价值链高端具有产业核心竞争力和自主品牌创造能力的创新型制造业转变;向品牌“走出去”、发展拥有国际知名品牌和核心竞争力的大中型企业,提升小企业专业化分工协作水平方向发展。“开发新市场,改变产品结构、创新产品风格与销售模式,将是毛纺企业尤其是毛精纺企业的必由之路。”中国毛纺织行业协会副会长、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丽芬认为,毛纺企业转型升级一方面要通过突破核心技术,提升创新能力;另一方面,要更新设计理念,促进产品升级换代。同时,要创新销售模式,了解和满足新一代消费者的消费理念和习惯。(经济日报记者
许红洲)

10年,一个咿呀学语、蹒跚学步的孩子茁壮成长为一个少年,用这个过程比喻10年来我国高性能纤维产业的成长和发展,或许比较合适。“10年来,我国高性能纤维规模进一步扩大,竞争力持续增强,生产和应用技术进步明显。目前,我国的主要高性能纤维已实现了规模化生产,少数品种更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具备了一定的国际竞争力。在国家相关政策和规划的指引下,国产高性能纤维行业在规模化生产以及应用技术、高水平研发平台方面取得了较好的进展。”
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秘书长王玉萍这样表示。5月27日~5月29日,由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主办的国产高性能纤维10年发展成就展——高性能纤维与先进复合材料展览会在北京举办。高性能纤维主要产品包括PAN基碳纤维、芳纶、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聚苯硫醚纤维、连续玄武岩纤维、聚酰亚胺纤维和聚四氟乙烯纤维等。目前,我国高性能纤维总生产能力约12.8万吨。碳纤维——国货认可度渐提升 强大仍须政策扶持说起高性能纤维,首先必提当今世界上产量最大、用途最广的3大高性能纤维之一的碳纤维。展会上,中复神鹰展出了多款碳纤维产品及制品,包括3K斜纹布、12K多轴向织物、碳纤维缆芯等。该公司拥有碳纤维产能5000吨,是国内第一家实现千吨级碳纤维产业化生产的企业。公司也是国内第一家研发出干喷湿纺技术制备高性能碳纤维的企业,目前进一步稳定了T700干喷湿法纺丝工艺,该工艺可显著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中复神鹰碳纤维有限责任公司销售部长罗明丰介绍,目前公司已累计向国内外市场销售各类碳纤维产品近6000吨,每年在国产碳纤维市场的平均占有率达到70%。威海拓展纤维有限公司也展出了系列碳纤维产品。该公司2008年建成T300千吨级生产线;2010年实现T700产业化生产,目前拥有T700百吨级和千吨级生产线各一条;2012年,建成了T800百吨级专用生产线。目前公司碳纤维总产能2300吨。其集团公司销售一部副经理丛勃介绍,目前,公司碳纤维实行从原丝到碳纤维后续制品的全产业链模式。该模式能有效提升企业竞争力,比如在国内竞争激烈的T300市场上,当其他一些公司的T300出现成本倒挂状况时,公司生产的T300制成了钓鱼竿等后续制品进行销售,保证了一定的利润。总体看,目前国产碳纤维在工业领域的应用比例有了一定增长,但仍以建筑补强为主,而在民用航空和工业领域的应用不断开发,为碳纤维的推广应用奠定了工程基础。正是由于国产碳纤维的进步,2014年我国碳纤维进口量同比增幅出现下滑。海关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碳纤维及制品进口量为11726.9吨。其中,碳纤维进口量1658.6吨,碳布为1619.8吨,碳纤维预浸料为1444.4吨,其他碳纤维制品为7004.2吨,同比分别增长-17.4%、5.6%、6.0%和-6.4%。其中,我国碳纤维产品最大的进口国仍是日本,2014年我国从日本的进口量为5747.1吨,同比下降6.7%,但仍占总进口量的53.1%。王玉萍指出,2014年我国碳纤维进口量下降,表明国产碳纤维的产量进一步增长,在国内市场获得更多认可。但同时也必须看到,我国碳纤维产业目前仍与日本等发达国家有着较大差距。王玉萍表示,2014年我国碳布及预浸料进口量增长,一方面是因为目前国内体育休闲类产品的市场回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国内高档产品相对较少,绝大部分航天航空、体育用品、工业用高档碳纤维预浸料和碳布还须由国外进口,且需求还在不断增长。采访中多家企业表示,很多下游企业对国产碳纤维在性能认知等各方面仍存在一定偏见,仍更喜欢进口产品。国产碳纤维要自强,除了企业自身应提高技术水平、提高产品附加值之外,国家层面也应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对碳纤维企业进行科学引导,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应提高碳纤维产品的出口退税率和进口关税率,引导下游企业更多地使用国产碳纤维,进一步提升国产碳纤维企业竞争力。对位芳纶——高强型已小批量生产 高模型突破关键技术对位芳纶也是世界3大高性能纤维之一,它与碳纤维一样,都具有高强高模、耐高温和阻燃等优异性能,同时具有相对密度小、耐剪切和尺寸稳定性好等优点。展会上,河北硅谷化工有限公司展出了最新的对位芳纶纤维。该公司建设的千吨级芳纶1414纤维及系列制品已配套完善,后又根据国家科技部及973项目组的要求,自主研发了在洲际导弹中应用的凯夫拉49芳纶系列,现已掌握了生产凯夫拉49的核心技术。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公司与东华大学联合承担的“高性能芳纶纤维制备国产化关键技术研究”项目,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利用该项技术通过工艺调节可生产出AFS920、AFS940系列产品,实现了高性能芳纶纤维的国产化。经国家纺织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等机构检测,其产品性能与美国杜邦公司的K29和K49相当。该项目打破了国外多年来的技术封锁,实现了我国独立自主的对位芳纶技术和产业的跨越式发展。对于我国芳纶行业的整体状况,王玉萍指出,目前国产通用型对位芳纶生产进一步稳定,应用领域主要集中在室内光缆、摩擦密封和橡胶领域。高强型对位芳纶已小批量生产,并通过军队的排爆服等装备应用定型;高模型已突破关键技术,主要应用在室内光缆、摩擦密封和橡胶增强领域;高端防护和复合材料领域比例约为10%。接下来,对位芳纶的应用主要体现在防弹、室外光缆增强和复合材料等高端需求上。但与碳纤维类似,我国对位芳纶产业与发达国家仍有一定差距,产品进口依存度仍较高。海关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芳纶纤维共计进口8754.6吨,同比增长25.4%,进口品种以对位芳纶为主,约占芳纶进口总量的84%。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品质提升进口量下降 家纺用成未来突破口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是又一种世界3大高性能纤维。展会上,中国石化仪征化纤展出了系列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及制成品,包括防弹衣和头盔、多款防切割手套等。该企业生产的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在军事上已应用到航空母舰系泊缆、防弹衣、防弹板、防弹头盔、防爆毯等领域,在民用上应用到绳缆、网箱、渔线、防切割手套和特殊面料等领域。具体看,在绳网领域主要用于体育休闲、海洋船舶、远洋渔业等,如工程牵引、吊索具、安全网,其产品优点是破断拉力强、质量轻、模量大、耐磨、耐腐蚀。由于该纤维具有耐摩擦、防切割等优异性能,还可以用于生产各种防切割面料和防切割手套包覆纱,其中防切割面料可用于防切割手套、防切割箱包、体育休闲服等,广泛用于各行业的劳动保护。同时,纤维耐候性强的特点使制成品具有较长的使用寿命。仪征化纤股份有限公司高纤销售室经理戚裕军介绍,2014年,公司成为国内产销量最大的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生产企业,企业先后开发生产了50多个细旦、高强、有色等系列产品。戚裕军还介绍,公司生产的力纶(纤维品牌)产品已与国内一些家纺企业合作,制成家纺产品,出口到日本市场。这种家纺产品在夏季使用时更具凉爽感。如果能在家纺领域有突破,力纶的销售市场将进一步扩大。对于该纤维的整体状况,王玉萍指出,从市场应用看,国内市场依然是防弹无纬布、防切割手套和绳缆三分天下。与2013年相比,2014年绳缆市场比例有所扩大,防割手套和养殖围网等民用应用领域获得用户肯定。此外,近年来,国际上暴力恐怖事件、地区冲突有所加剧,也使防弹产品需求持续增长。由于国产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品质进一步提升,得到国内市场的认可,2014年,我国该纤维的进口量为80吨,同比减少18.3%,进口金额59.6万美元,同比减少3.3%。对于该纤维接下来的发展方向,王玉萍指出,国内相关生产企业通过扩大产量和采取节能降耗措施,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同时已突破着色技术,且保证强力无损,目前已实现量产,这必将对扩大应用领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此外,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细旦化技术进一步稳定,而短纤纺纱技术已在研发,为未来家纺领域应用奠定了技术基础。对于高性能纤维下一步的整体发展,王玉萍认为,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环境治理及现代交通工具等领域的不断发展,对高性能纤维的需求也将持续增长。同时,随着国内对高性能纤维基础研究和应用认识的逐步加深,通过高水平的研发平台和产学研用进一步合作,以及科技进步,都将成为高性能纤维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支撑,这不仅体现在某一环节,而是体现在整个高性能纤维及其应用产业链上。接下来,以纤维的高性能、低成本制造技术和复合材料制造技术先进化、低成本化为发展重点,将逐步实现“材料研发、设计、制造、评价”的“一体化、功能化和智能化”。此外,由于高性能纤维材料的独特性能,由此产生的新的环保问题,同样要通过科技创新来解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