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工作环境中存在的纳米颗粒导致了女工们的不幸

全国“双百”评选结果2009年9月10日揭晓,被誉为“当代毕昇”的王选成为100
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全国“双百”人物指的是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和组织部等11个部门联合评选。

在嘉定马陆的百联配送中心,传统的条形码扫描被淘汰了,仓库内贴满上万枚电子化的智能标签,形形色色的日用百货已经靠无线射频识别技术与货架自由“通话”,仓储物流提速40%以上。日前,上海现代物流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这一应用项目示范成功,被首批选为2009年度上海市高新技术产业化重点项目。
比起超市货品上贴着的条形码标签,内嵌电子芯片的智能标签先进许多。它体积小、容量大、寿命长,由于靠无线射频方式收发信号,不但可反复写入、读取商品信息,也可在移动中远距离识别商品,还可进行多目标跟踪定位。这种精准高速、自动化、无纸化的商业信息技术,已成为现代物流业竞争的“杀手锏”。

在一间没有窗户的70平方米厂房中,一群工人每天重复着一项简单劳动――将一种由聚丙烯酸酯制成的白色涂料喷涂在聚苯乙烯板上,空气透过一张张棉纱口罩,顺着鼻腔流入工人体内。如此工作了5至13个月后,7名女工相继出现了呼吸急促、胸腔积水等症状,最终有2人因病情恶化死亡。

王选主持研制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被公认为是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后中国印刷技术的第二次革命。汉字激光照排系统的产业化和应用,取代了我国沿用上百年的铅字印刷,使得印刷业“告别铅与火,迎来光与电”。他又相继提出并领导研制了大屏幕中文报纸编排系统、彩色中文激光照排系统、远程传版技术和新闻采编流程管理系统等。这些技术在国内外得到迅速推广应用,使中国报业技术和应用水平处于世界最前列,创造了极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王选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曾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等。

在国内罕有应用实例的条件下,百联集团旗下上海现代物流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敢于“吃螃蟹”,率先在5000多平方米的马陆仓库开辟智能标签“试验田”。这里承担着吉买盛、世纪联华等大型超市卖场的配送任务,每天进出数万种商品。

近日,一篇发表于《欧洲呼吸病杂志》的中国论文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广泛关注。论文认为,工作环境中存在的纳米颗粒导致了女工们的不幸。由于纳米颗粒的“介入”,这起看似普通的职业病病例迅速“升格”为具有标本意义的事件――如果女工之死确与纳米颗粒有关,它将是纳米颗粒致人类中毒的第一个临床病例。

一箱箱瓶装水进库,被盛放在方形大托盘上,收货员手持形如电吹风的读写终端,快速把货品条形码信息“翻译”为智能标签信息,无线输入到托盘上贴着的智能标签中;随后设有车载智能标签终端的铲车来了,很远就识别出堆放瓶装水的是哪个托盘;托盘匹配上车后,地面上贴着的智能标签开始导引车辆,按照仓库平面图进入指定仓位;到了高高的货架前,铲车将托盘上的货箱稳稳送入,货架上的智能标签“告诉”车子送得对不对,显示上架成功与否。物物之间的无线通讯过程使成堆的箱子像长了眼睛,自己找到最佳储放位置,大幅降低人力成本。

事实究竟如何?在越来越多的讨论和质疑声中,科学的真相显得有些扑朔迷离。

经过4年探索实践,这个上海市“五个一批”产学研结合示范项目申请专利16项,今夏通过市经济和信息化委验收。经测算,其上架准确率超过99.99%;收货操作时间比传统模式缩短40%;上架操作速度和补货捡货速度分别比传统模式提高66%和95%;库存盘点效率也提升了4成。这些飞速变化使公司“飞”了起来:主营业务收入达到5年前的766%,利润总额增长14.1倍,已连续3年成为中国物流50强企业。公司总经理王铭强透露,今年全年营收有望达13亿元,可确保20%以上增长。以复旦大学信息管理与信息学系主任凌鸿教授为首的验收组认为,项目为RFID相关技术推广提供了更真实、更可靠的实际运营数据,对提升上海RFID在物流领域的应用水平具有重要意义,对发展上海现代服务业也具示范作用。

事件回放――女工肺部发现纳米颗粒

据悉,《RFID技术在物流供应链上的应用项目》被列入今年度市高新技术产业化重点项目计划后,将在上海现代物流投资发展有限公司50多个配送中心逐步推广,并向供应链上下游渗透。

在2009年8月20日出版的《欧洲呼吸病杂志》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临床毒理病理科医生宋玉果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对7名女工的临床病症、工作环境及致病原因作了详细分析。

据论文描述,2007年1月到2008年4月间,一家印刷厂制版车间的7名女工因呼吸困难,陆续被送进朝阳医院治疗。经检查,患者心脏和肺部有严重的胸腔变色积液和胸膜异物肉芽肿。其中2人后因胸腔积液恶化,经抢救无效死于呼吸衰竭。经过治疗,另5名女工病情趋稳,但肺纤维化的过程无法逆转,尽管她们已停止工作。

为弄清病因,医生用电子显微镜对死者的肺部积液和组织切片进行观察,在肺部上皮细胞中发现了直径约30纳米的微小颗粒。随后的现场调查发现,制版车间内的粉尘和聚丙烯酸酯涂料中含有类似颗粒物。

作者在论文中写道,尽管纳米颗粒对于人体的致病机制尚未有明确报道,但已有动物实验提示,据了解,聚丙烯酸酯作为一种低毒粘合剂广泛运用于建筑、印刷和装修材料中。为使其更加结实、耐磨,制造商有时会在材料中加入二氧化硅、氧化锌、二氧化钛等纳米颗粒。研究者认为,很可能是这些纳米颗粒导致女工患病甚至死亡。

争论焦点――主犯?共犯?还是帮凶?

很快,这篇长达13页的论文在职业病防治、公共卫生和纳米科技领域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英国《自然》杂志网站最先以新闻形式报道了这起“全球首例因纳米颗粒致病的临床事件”,不少非相关领域的科学家也由此逐渐获悉和关注此事。

8月底,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召开的“纳米技术:职业与环境健康”国际会议上,中国医生的论文成为热点。“从大会开幕到闭幕,大家都在谈论此事,各种观点激烈交锋。”应邀作大会报告的中国学者、中科院纳米生物效应与安全性重点实验室主任赵宇亮研究员,被各国代表包围着争相提问。

赵宇亮告诉记者,国际科学界对这一事件大致持两种看法:从事职业环境健康的科学家认为,不论女工之死是不是因为纳米颗粒,改善工作环境、确保职业安全是当务之急;从事纳米毒理学研究的科学家则对论文的结论提出质疑,认为它未能提供直接证据证明纳米颗粒就是“杀人凶手”。相反,在相对密闭的工作环境中,加热后的聚丙烯酸酯粘合剂产生的大量有机化学烟雾,极有可能致人于死地。

“目前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能够把女工中毒归咎于纳米颗粒。”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刘元方表示,电子显微镜观察到的纳米尺寸颗粒物不一定是工人接触的生产原料,可能与空气中本身含有的纳米颗粒有关,也有可能是制作电镜片子时染色过程中引入的重金属颗粒。“工人使用的聚丙烯酸酯中至少含有10种有机溶剂,当被加热到75℃-100℃时,会产生大量有机气体,这些气体分子的毒性可能远远大于别的颗粒物。”综合论文报道和经验推断,刘元方认为,这是一起因化学品使用不当而引发的工伤中毒事件,却被“误判”为纳米粒子的毒性事件。

赵宇亮则指出,论文中有许多问题尚不清楚。“是单纯有机烟雾导致的疾病,还是纳米颗粒助长了疾病的发生,或是长期暴露在有毒烟雾环境下,纳米颗粒与其他物质协同作用的结果?这些都有待深入研究。”他说,完全将致女工中毒和死亡的责任“强加”给纳米颗粒是不公正的。

主犯?共犯?还是帮凶?或者什么都不是――对于纳米颗粒的合理“定罪”,无疑是争论中的焦点。事实上,宋玉果在论文中直言了研究的局限。由于工厂事后被关闭,他与合作者没能来得及对女工工作过的车间做环境监测,因此既不知纳米颗粒的确切浓度,也不清楚其具体成分。所以,“仍有许多问题待解。”文末,他给读者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结尾:病人体内的纳米颗粒究竟是什么?它是导致女工生病的唯一因素,还是主要因素?而这究竟是一起孤立的个别事件,还是一种在更大范围内的潜在威胁?为此,他呼吁对“纳米物质相关疾病”做更多研究。

“无论如何,论文提出了许多可能的问题,值得深入研究。”赵宇亮的评价中也有积极的一面。本月最新出版的《自然?纳米技术》撰文指出,尽管现在仍不清楚2名女工究竟是死于纳米颗粒还是别的化学物质之手,但至少这一事件再次凸显了风险管理的重要性,尤其对于那些长时间暴露在化学品和纳米颗粒之下的工人们。文章强调,加强纳米毒理学研究与纳米物质安全性数据积累,对几乎涉及人类生活所有领域的纳米科技的健康发展十分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